<span id="pjlbt"></span><strike id="pjlbt"><ins id="pjlbt"></ins></strike><span id="pjlbt"></span><ruby id="pjlbt"></ruby>
<strike id="pjlbt"><i id="pjlbt"><cite id="pjlbt"></cite></i></strike><cite id="pjlbt"><i id="pjlbt"><listing id="pjlbt"></listing></i></cite>
<strike id="pjlbt"></strike>
<ruby id="pjlbt"></ruby>
<ruby id="pjlbt"></ruby><ruby id="pjlbt"></ruby>
<address id="pjlbt"><th id="pjlbt"><video id="pjlbt"></video></th></address>
<ruby id="pjlbt"></ruby><video id="pjlbt"><address id="pjlbt"><progress id="pjlbt"></progress></address></video><strike id="pjlbt"></strike>
当代先锋网>>文史>>正文

陆庆屹与《四个春天》

作者:李思瑾 编辑:袁燕 来源:中国党刊网 发布时间:2019-02-14 10:18:58
 

文| 当代贵州融媒体记者 李思瑾


  今年1月,贵州独山籍导演陆庆屹的《四个春天》在院线公映。早在公映之前,《四个春天》就屡获殊荣,包括第12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纪录长片奖和第55届金马奖的最佳剪辑提名。


《四个春天》剧照。父母去踏青。.png

《四个春天》剧照


  《四个春天》记录了陆庆屹一家的故事:父亲陆运坤是退休中学老师,会多种乐器,吹、拉、弹都能摆弄几下,闲时侍弄屋子里外的花花草草和院中池塘里的锦鲤,?#24247;?#26149;天还关心着屋檐下是否又燕子归来;母亲李桂贤是那种典型的乐天派,整日嘻嘻哈哈,歌不离嘴,她有双巧手,春节熏腊肉、香肠,一个人置办满满一桌子菜。父母相濡以沫地走过半生,每年春天?#23478;?#30331;山踏青,在贵州细雨濛濛的山野间放歌曼舞。


贵州独山籍导演陆庆屹.png

贵州独山籍导演陆庆屹


  你看 春天来了啊


  2月2日下午,陆庆屹与朋友驾车从独山前往贵阳参加天下贵州人春节晚会,那天正值?#39057;?#39118;轻的好天气,高速路上,他们将一侧的窗户打开了一点,顿觉风噪刺耳。朋友指着路上吹起的几片落叶说:“你看,春天来了啊。”


  “我忽然就觉得很美好。”陆庆屹说。


  接下来他们遇到了一件“不太美好”的事:大约五点左右,他们进入贵阳城区,却因不熟悉而走错了路,恰逢下班时间,路上开?#21152;?#22581;缓行,费了一番周折才抵达。下车后,陆庆屹对记者说:“等我一会儿,我先抽根烟压压惊。”笑容里透着一丝?#22120;鎩?/p>


  陆庆屹拍摄纪录片《四个春天?#20998;?#21069;,“北漂”已近三十年,尝试了各种工作:画画、踢足球、出版编辑、矿工、广告设计、摄影……记者问他当初为何转向了摄影行业,他的回答极为率性:“干着一份工作,觉得没意思了,我就换。”随后又补充道,“或许,记录,是我家的传统。”


  陆庆屹告诉记者,以前每年春天,母亲都会到县城,请照相馆里的人来拍照,“爸妈结婚的时候,在一口锅?#27982;?#26377;的情况下也会去拍照片。他们都很留恋时光,每年花很多时间去记?#25216;?#20154;,尽管1999年一次火灾把照片烧了百分之八九十,但这样的习惯?#25925;?#20256;下来了。”


《四个春天》剧照。父母一起拉二胡.png

《四个春天》剧照。父母一起拉二胡。


  2013年,陆庆屹决定每年春节?#23478;?#20026;父母留下一些影像。


  ?#21834;?#22235;个春天》的拍摄过程中,?#24515;?#20123;记忆深刻的细节?”记者问。


  “记忆深刻的太多了。”陆庆屹侧头看向窗外,想了片刻,“不少人这样问我,好像我每次的回答也不尽相同。有些片段最终并未放入成片,但在生活里它们仍然影响着我。”


  “那么,最得意的镜头是哪一个?”


  ?#20843;?#26377;的。”陆庆屹说,离家多年,距离,使他成为家乡的旁观者。在不需要与生活角力之后,他有了新的视角去观望故乡的生活方?#20581;?#20154;情、风物,美好的东西从一片琐碎中浮现了出来。美好,如春天。


《四个春天》宣传海报。跨越山海,勿忘归家。.png

《四个春天》宣传海报。


  春天 驾着鹤群的翅膀


  上世纪90年代,陆庆屹的姐姐给父亲买了一个DV,父亲就开?#21152;肈V来拍日常生活,后来想把拍摄的东西导出来,就到贵阳找人帮忙,险些被骗。后买了一台电脑,花了很长时间?#38505;?#23398;习打字、上网、剪片。


  “他就是一个小孩子。”聊到此,陆庆屹笑着摇摇头,“我父亲母亲都是小孩子。”说罢他翻出前两天录?#39057;?#19968;段小视频,他的母亲正拉着三舅一起跳“上学舞”。看着视频,他笑得很开心:“我妈,天生暴脾气,见不得不平事,眼睛一瞪,路?#36139;家?#40687;淡几分,但任何时候她都会用山歌来表达?#32422;海?#21363;使没?#24615;?#21809;,但她心里有歌;?#37326;鄭?#20570;什么事?#35760;?#26080;声息的。”


  “父母对你影响最大的是什么?”记者问。


  “温柔。”陆庆屹答得简洁而干脆。


《四个春天》剧照。母亲在院里择菜,父亲看着她。.png

《四个春天》剧照。母亲在院里择菜,父亲看着她。


  电影中有这样一个镜头:父?#29238;?#22788;一室,一个一丝?#36824;?#22320;做缝纫,一个?#20004;?#22312;?#32422;?#30340;音乐里,光线黯淡,门?#20581;?#23478;具都旧,悠扬的歌声如春光般明媚:“春天驾着鹤群的翅膀,飞到了遥远的地?#20581;?/p>


  那是2013年的春天,乍暖还寒。陆庆屹从中午一直睡到夜幕降临,睡醒来打开房门,豁然看见天井对面,两间屋子透着亮,黑暗里,父母像两个画框中的人物——两人手势起落的节奏?#19979;桑?#31455;奇妙地应和着。“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这么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里面,长时间地凝视我的父母,热泪盈眶。”


  电影放映期间,同名随?#22987;?#22235;个春天》同步上市,封面颇具诗意,?#24615;渡健?#29141;子、老屋、?#19968;ǎ?#36824;有一行小字?#20309;?#26580;能带来这世上最美好的东西。


  言语温和、文字细腻的陆庆屹也曾是叛逆少年,15岁就离家踏上了去往北京的火车。“我的爸妈都是很细腻的人,对陌生人、对万物、对?#21442;錚?#20182;们都有一种?#27425;?#24863;。”陆庆屹说,父母的温柔、慈悲、不抱怨,无形中浸透到子女们的生活中,“在我最叛逆深陷泥潭的时候,总有一个精神力量在约束着我,不让我往下滑落。”


《四个春天》剧照。热爱文艺的父亲在楼道里悠闲地吹起长笛:“有乐器,有家人,此生足矣!”.png

 《四个春天》剧照。热爱文艺的父亲在楼道里悠闲地吹起长笛:“有乐器,有家人,此生足矣!”


  风乎舞雩 咏而归


  记者拿起手机加陆庆屹微信,扫码过后,跳出他?#24180;?#31216;“起床,吃饭”。“很多人都叫我‘?#25925;濉!?#21507;饭,在陆庆屹看来,乃人生之一大事。


  记录父母的日常,乃“?#25925;濉?#30340;另一人生大事。用他的话说,纪录片《四个春天》,是他记录生活的一个附属品。


  每个春天,老两口会上山踏青,母亲一路唱着歌走在前面,父亲不声不响跟在身后,鞋子掉了底,他就停下来,?#21494;?#35199;把鞋绑在?#27966;稀?#36825;种人与自然相?#32769;囁康?#24863;动,《四个春天》里有很多。


《四个春天》剧照。母亲看到春天?#19968;?#24320;了,很高兴:“漂亮得很”。 .png

《四个春天》剧照。母亲看到春天?#19968;?#24320;了,很高兴:“漂亮得很”。 


  从第二个春天开始,他们面对了每个家?#23478;?#32463;历的悲怆——至亲去世。第三个春天里,再没有日常的歌声,父亲坐在桌前一遍遍回看过去的家庭录像,母亲抄起了佛经。


  陆庆屹觉察到了父母的低落,他?#39057;?#20102;手里的活儿,花了两个多月看完了250小时的拍摄素材,又找电脑城小哥装?#24605;?#36753;软件,还?#36710;?#20080;了?#22870;?#25945;程。


  接下来的20个月,陆庆屹纪录片剪辑过程像极了父亲自学剪辑,没有老师,也没有太专业的设备,全凭好奇心和毅力,边做边学。


《四个春天》剧照。将父母的生活的印记拓进光影。.png

《四个春天》剧照。将父母的生活的印记拓进光影。


  影片末尾,两位?#20808;?#22914;常去女儿坟前祭奠,淅沥沥的小雨不断,父母种的土豆发了芽,绿意盎然。两位?#20808;?#25289;着手,跳起舞,清脆的《青年友谊圆舞曲》又飘荡起来,“蓝色的天空像大海一样,宽阔的大路上?#23601;?#39134;扬……?#21271;?#26102;正是腊月,微风拂过远?#20581;?#30000;野、溪流,耕牛犁地、瘦马饮水、鸟儿驻足,大地流动着春的气息。


  随后,响起了陆庆屹大哥陆庆松为电影作的片尾曲《你是春天》:“数日出日落/操?#26893;衩子?#30416;/就这么过了/流水时光/一茶一饭/相伴年年。”风乎舞雩,咏而归。(责任编辑/ 袁燕)


点击下载

贵公网安备 52011202003109号 贵州省互联网出版业务许可证:黔新闻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黔ICP备13004279号-4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10001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3001 Copyright ? DDCPC.CN 当代先锋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贵州省委当代贵州?#21448;旧?#20027;管主办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5890960 中国互联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77 www.12377.cn
体育快中彩
<span id="pjlbt"></span><strike id="pjlbt"><ins id="pjlbt"></ins></strike><span id="pjlbt"></span><ruby id="pjlbt"></ruby>
<strike id="pjlbt"><i id="pjlbt"><cite id="pjlbt"></cite></i></strike><cite id="pjlbt"><i id="pjlbt"><listing id="pjlbt"></listing></i></cite>
<strike id="pjlbt"></strike>
<ruby id="pjlbt"></ruby>
<ruby id="pjlbt"></ruby><ruby id="pjlbt"></ruby>
<address id="pjlbt"><th id="pjlbt"><video id="pjlbt"></video></th></address>
<ruby id="pjlbt"></ruby><video id="pjlbt"><address id="pjlbt"><progress id="pjlbt"></progress></address></video><strike id="pjlbt"></strike>
<span id="pjlbt"></span><strike id="pjlbt"><ins id="pjlbt"></ins></strike><span id="pjlbt"></span><ruby id="pjlbt"></ruby>
<strike id="pjlbt"><i id="pjlbt"><cite id="pjlbt"></cite></i></strike><cite id="pjlbt"><i id="pjlbt"><listing id="pjlbt"></listing></i></cite>
<strike id="pjlbt"></strike>
<ruby id="pjlbt"></ruby>
<ruby id="pjlbt"></ruby><ruby id="pjlbt"></ruby>
<address id="pjlbt"><th id="pjlbt"><video id="pjlbt"></video></th></address>
<ruby id="pjlbt"></ruby><video id="pjlbt"><address id="pjlbt"><progress id="pjlbt"></progress></address></video><strike id="pjlbt"></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