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pjlbt"></span><strike id="pjlbt"><ins id="pjlbt"></ins></strike><span id="pjlbt"></span><ruby id="pjlbt"></ruby>
<strike id="pjlbt"><i id="pjlbt"><cite id="pjlbt"></cite></i></strike><cite id="pjlbt"><i id="pjlbt"><listing id="pjlbt"></listing></i></cite>
<strike id="pjlbt"></strike>
<ruby id="pjlbt"></ruby>
<ruby id="pjlbt"></ruby><ruby id="pjlbt"></ruby>
<address id="pjlbt"><th id="pjlbt"><video id="pjlbt"></video></th></address>
<ruby id="pjlbt"></ruby><video id="pjlbt"><address id="pjlbt"><progress id="pjlbt"></progress></address></video><strike id="pjlbt"></strike>
当代先锋网>>时尚>>正文

千禧年的“平民鞋”,放到现在可能都是爆款

作者: 编辑: 来源:环球网 发布时间:2019-04-11 10:02:30
 

  关于 Dad Shoes 一词,在过去将近 3 年的时间内一度成为了球鞋领域中最为火爆的焦点,随着整体趋势的风向转变,解构设计、厚底鞋、户外系鞋款等其他风格也慢慢占据了流行的一部分,但不可否认的是,“?#31995;?#38795;” 仍然还处于流行趋势中最为坚挺的一种风格。

  这种趋势还能?#20013;?#22810;久现在可能还很难下定论,因为最明显的一点是,如果现在你在人群中寻觅的话,会发现这类鞋款仍然是人们脚下的 “主力军”,况且,各大?#25918;?#20063;似乎没有想要轻?#30528;?#24323;它们,仍然在源源不断的推出着各种新款?#20581;?#19981;过在这之中,NIke 近来可以说是在?#24213;?#21457;力,不但在近期推出了不少此类风格的新设计,似乎还在将属于千禧年时代的球鞋设计审美慢慢拉回到了我们身边,为什么这么说,往下看你就知道了。

  就拿最近的例子来说,Supreme 在?#29616;?#21457;售了在 19 春夏系列中与 Nike 的合作, 采用的是 Air Max Tailwind IV 这一鞋型作为蓝本,相信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是陌生的,不过借助着街头 “至高” 的名号,这双诞生于 1999 年的鞋款起码它又再一次进入了人们的视线当中。

  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 CLOT 上。陈冠希与 Nike 的合作一直以来都是国人们最为关注的重点,不久前他本人在 Instagram 上揭?#35835;?#21452;方的新一次联手,鞋子的设?#24179;?#20919;门鞋款 Air Zoom Haven 与 Air Max 97 相结合,前者也是一双来自于 1999 年的设计,但我想各位应该印象不深吧?

  更直接的一点还在于 Shox 科技的回归。作为千禧年间?#25918;?#26368;具有代表性的研发,这?#30452;?#20154;们称为 ?#26263;?#31783;鞋”、“气柱” 的鞋底科技在当时的年代为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很明显的一点是,Nike 正在将其重新带回,其中第一双搭载这一科技的鞋款 Shox R4 以及 2003 年推出的全掌 Shox 鞋款 Shox TL 已经在?#29616;?#21457;售,更重要的一点是,未来我们可能还将看到 Nike 将其运用在与时装?#25918;?#21644;艺人的合作企划当中。

  除了上边说到的鞋款之外,Nike 在创新这条路上?#37096;?#22987;更多的从 2000 年初的产品目录中取得灵感,早先推出的新款跑鞋 P-6000 CNPT 就是如此,尽管是一双新设计,但不难发现,它的外形?#35789;?#20998;符?#22799;?#20010;时代球鞋设计的特征。

  也就是在推出这双鞋款时,Nike 表示厚实的 “Dad Shoes” 已经在过去一段时间获得了不小的成功,在这之后,?#25918;?#36824;提出了一个新的目标?#21512;?#26395;通过 “Casual Father” 这一概念推动在 2019 年的球鞋流行趋势。

  Casual Father?大致上代表的就是千禧年那段时期主要的跑鞋设计特征,真正偏向 OG 的那种…它的意味不同于 Triple S 那种时尚奢侈?#25918;?#25512;出的 Fashion Dad Shoes,而是真正意义上拥有复古外形和意味的鞋款,简单来说就和它的名字一样,是父亲那?#19981;?#31359;在脚上的鞋子,主要的核心就是舒适,而不是时尚。

  而我们经常说到的 Dad Shoes,最初的概念也是来源于此,只不过随着这?#29615;?#26684;的鞋款成为潮流时尚领域的宠儿,我们在过去一段时间也陆续迎来了一系列?#25918;?#30340;新时代诠释,使得人们对于它的定义也逐渐模糊起来,到底什么样子的鞋款算是真正的 Dad Shoes 时,大家的理解也都不尽相同。

  不过要说起所谓的 Dad Shoes 的特点的话,相信大部分都都能?#20826;?#20010;一二——厚重、粗线条、鞋面结构复杂,还带有一些复古性质,但由于设计上的特点,这类鞋款复古的程度并没有到 Stan Smith、Converse Chuck Taylor 那么久远,而是主要被圈定在 90 年代末期到千禧年代之中,而在上面已经说到, 从最近推出的鞋款以及 Nike 的策略才看,千禧年的鞋款和独有的审美设计可能将借助 Dad Shoes 更全面的回归。

  「一种属于千禧年的球鞋设计审美」

  相比于现在这个百花齐放、选择繁多的时代,当时那几年在跑鞋这一领域还更趋向于类似一致的风格,甚至不同?#25918;?#20043;间的设计都不会相差太多。

  在设计上,它们有着一种集中?#24247;?#30340;审美——最?#30452;?#30452;接的科技跑鞋外观。鞋面上大多会使用网眼材质、皮革以及氯丁橡胶等几种材质,通过不同层次的拼接和层叠来呈现出极其复杂的鞋面结构。鞋底则并不像现在我们印象中的 Dad Shoes 那样厚实,而是搭载了当时比较先进的各类科技,且在外观上具有更加明显的线条感,看起来稍显笨重而已。

  当然了,随着审美的变化和球鞋科技的进一步发展,这些当时具有前卫造型的运动鞋放到现在已经成为具有一些年代感的复古意?#35835;耍?#19981;过相比另外那些时下正处于火热的 Dunk、Chuck Taylor 等款式,它们对于 80、90 年代出生的 Sneakerhead 们,明显印象要深刻一些,自然就留有更多的情?#24120;?#22312;一些特定款式上,还能看到些许独属于千禧年代的审美,那种对于未来世界和科技的展望和憧?#20581;?/p>

  而不同于时尚,运动鞋领域一直都处于回溯历史的不停反复中,通过致敬或是复刻等方式让人们不断的接触到曾经的设计,复古与创新几乎是永远的主题,所以整体来看,这些鞋款倒也不会让人觉得那么遥远,只不过在 Dad Shoes 风潮还没平静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未来或许能够更多的迎来那个时期类似款式以不同方式的回归。

  随着设计师?#25918;?#21644;传?#25104;?#20360;?#25918;?#26356;多的加入市场竞争中,以时尚和设计本身为导向的 Dad Shoes 似乎更加符合当代消费者的审美,原本所带有的 “土酷” 和 “丑” 的属性,已经被时髦所代替,成为流行的一部分了。

  不过运动鞋毕竟还是传统体育?#25918;?#30340;根基,无论在技术还是历史的沉淀都要丰富的多。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上面介绍的那一大波老旧款式,其实都只是当时最基础和日常的款式而已,但放到现在,每双都成为了符合 Dad Shoes 风潮中的 “宝藏”,也都是?#25918;?#21487;以利用的 “资源”,就像最近 Nike 做的那样,如果愿意的话,通过联名、复刻甚至是以其为基础带来创新,让如今的消费者重新关注起来并不是一件难事。

  所以,如果真如 Nike 所说,希望通过 “Casual Father” 这一概念推动在 2019 年的球鞋流行趋势的话,那么如此看来,在我们都在讨论 Dad Shoes 风潮还能?#20013;?#22810;久的时候,它才刚刚准备发力呢…

点击下载

贵公网安备 52011202003109号 贵州省互联网出版业务许可证:黔新闻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黔ICP备13004279号-4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10001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3001 Copyright ? DDCPC.CN 当代先锋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贵州省委当代贵州?#21448;旧?#20027;管主办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5890960 中国互联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77 www.12377.cn
体育快中彩
<span id="pjlbt"></span><strike id="pjlbt"><ins id="pjlbt"></ins></strike><span id="pjlbt"></span><ruby id="pjlbt"></ruby>
<strike id="pjlbt"><i id="pjlbt"><cite id="pjlbt"></cite></i></strike><cite id="pjlbt"><i id="pjlbt"><listing id="pjlbt"></listing></i></cite>
<strike id="pjlbt"></strike>
<ruby id="pjlbt"></ruby>
<ruby id="pjlbt"></ruby><ruby id="pjlbt"></ruby>
<address id="pjlbt"><th id="pjlbt"><video id="pjlbt"></video></th></address>
<ruby id="pjlbt"></ruby><video id="pjlbt"><address id="pjlbt"><progress id="pjlbt"></progress></address></video><strike id="pjlbt"></strike>
<span id="pjlbt"></span><strike id="pjlbt"><ins id="pjlbt"></ins></strike><span id="pjlbt"></span><ruby id="pjlbt"></ruby>
<strike id="pjlbt"><i id="pjlbt"><cite id="pjlbt"></cite></i></strike><cite id="pjlbt"><i id="pjlbt"><listing id="pjlbt"></listing></i></cite>
<strike id="pjlbt"></strike>
<ruby id="pjlbt"></ruby>
<ruby id="pjlbt"></ruby><ruby id="pjlbt"></ruby>
<address id="pjlbt"><th id="pjlbt"><video id="pjlbt"></video></th></address>
<ruby id="pjlbt"></ruby><video id="pjlbt"><address id="pjlbt"><progress id="pjlbt"></progress></address></video><strike id="pjlbt"></strike>